巨亏状态下,威马创始人沈晖年薪高达12.6亿元,哪来的钱?

文|和讯财经 阮雨葵

  近日,威马汽车披露招股书引起市场热议。当中显示威马汽车在2019年-2021年间亏损逐年增加,值得关注的是,2021年巨亏82亿元,与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沈晖的12.6亿年薪产生极大反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创始人沈晖年薪高达12.6亿?

  当事人回应:“我也不知道收入这么高”

  据日前威马汽车所披露的招股书数据显示,该公司2019年-2021年均处于亏损状态,且亏损额持续扩大,三年合计亏损额达到174.35亿元,其中,2021年威马汽车亏损达到82亿元。与此同时,公司披露沈晖2021的年薪却高达12.6亿元,值得一提的是,同年威马汽车营收仅为47.43亿元,沈晖的薪资竟占了威马汽车去年收入约三成。

  另外,招股书显示,威马汽车去年向董事及监事发放了17.5亿元的薪资,沈晖一人便分得12.6亿元,占了管理层薪资的72%。

  作为对比,同为造车新势力的零跑汽车,2021年亏损28.5亿元,其主要管理人员同年薪酬总额为9682.4万元,其中创始人、董事长、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朱江明薪酬总额为954.6万元,占主要管理人员薪酬总额的9.9%。理想汽车,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想2021年薪酬总额是150.4万元,小鹏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何小鹏2021年薪酬总计为135.2万元。

  处于舆论中心的沈晖在为公司产品获奖宣传的同时,于朋友圈发文称“有些事情,脚趾头想想就知道真假,不值得花时间解释”。并在评论中作出回应:“我也不知道收入这么高,老婆查我就麻烦了”。

  巨亏状态下,威马创始人沈晖年薪高达12.6亿元,哪来的钱?

  销量增速落后整体

  “重销售、轻研发”问题突出

  纵观威马汽车,其本身也存在不少问题。

  从销量分析,威马汽车今年1-8月交付量为29140台,虽然实现了同比41%的增长,但已经落后其他新势力一大截。其中,零跑汽车1-8月交付了近7.7万台,小鹏汽车也已经突破了9万台。

  作为早期与蔚小理同处第一梯队的造车新势力,威马开始逐渐掉队,先是跌落至第二梯队的领头位置,如今随着哪吒、零跑等新晋新势力的逆袭,威马销量增速明显落后于行业整体。

  除此之外,威马汽车内部还存在“重销售,轻研发”的情况。

  最新披露的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威马汽车研发费用分别为8.93亿、9.92亿和9.81亿元,威马2021年研发费用居然出现了总量下滑的情况,这在竞争日趋白热化的新能源汽车领域十分罕见。

  横向对比来看,2019年,威马汽车研发费用率为50.7%,是研发投入力度最低的主要新势力。2020年和2021年,由于蔚小理销量和营收大幅增加,威马研发费用占比高于蔚小理,但仍低于营收规模更为接近的零跑汽车。

  另一方面,威马在营销上的投入却显得毫不吝啬。在2021年缩减研发支出的同时,威马仍在加大营销投入。2019年至2021年,威马汽车销售、行政和一般费用支出分别为9.02亿、9.21亿和9.85亿元。

(责任编辑:吴雨其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