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圩:车载操作系统缺失将是致命问题 留给中国车企的时间只有三到五年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刘晓林 “通过这几年,车企已经深刻地认识到了芯片短缺对我们发展的制约,但是大多数企业还没有认识到,操作系统的缺失将是致命的问题。“

9月6日,由电动车百人会主办的2022全球新能源与智能汽车供应链创新大会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工信部原部长苗圩敲响新的警钟,强调在汽车供应链的现存问题中,自主车载操作系统的缺失将使中国车企陷入比缺芯更大的被动中。

“操作系统是比芯片更加迫切的供应链问题”,苗圩以手机行业的前车之鉴为例,提醒称:在功能手机向智能手机转换过程当中,以苹果为代表的公司开创了不开源的、封闭的、不开放的操作系统iOS,看到机会的谷歌则推出了开源的、开放的,而且免费供大家使用的安卓操作系统。虽然当时三星也有智能手机操作系统,诺基亚也有自己的塞班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但是在安卓开源、开放、免费的趋势下,除了苹果占据10%-20%的市场份额以外,几乎世界上所有的手机厂商都选择了安卓作为操作系统。

“过去我也认为开源开放的操作系统没什么问题,但是两年前美国打压华为,除了芯片停止供应,还有安卓的操作系统也限制使用。不是限制华为使用安卓的操作系统,而是限制华为使用搭载在安卓上面的APP应用软件”,苗圩称,这使得鸿蒙被迫将之前工业用的操作系统临时转正,才算是挺过了这一关,保证了对华为老客户的延续升级,否则连中国的华为客户都难以维系。但是在国外,华为丢掉的市场是非常可观的。

“通过手机这个操作系统的缺失,我们深深地认识到,在功能产品向智能产品的转换过程当中,如果没有操作系统,芯片再强,汽车做的再好,都是在沙滩上起高楼。”苗圩提醒,现在安卓在智能汽车的发展上已经通过车机系统开始进入车企,下一步它会向座舱系统、底盘系统进一步渗透。在他看来,警铃已经吹响,汽车不能重蹈手机的覆辙。

“我就担心三年以后或者五年以后我们会不会形成手机的这种局面,全世界的智能汽车都采用了一个开源的、开放的、全免费的操作系统,一旦这个生态形成,那就是丛林法则、赢者通吃。手机就表明了,世界上只有第一和第二、没有第三,将来的全球汽车我估计也是这个结局”。

苗圩称,目前特斯拉已经决定甩开AutoSar,自己写代码,打造了闭环的不开放的操作系统,就象当年的苹果一样。他认为,除了特斯拉以外,目前最多还有一家到两家企业有这种能力,因为如果没有几百万辆的产销量,就不会有自动驾驶功能软件和用户APP软件开发商愿意与其操作系统做适配。“人家肯定是找用户数最多的操作系统先去适配,这就是产业发展的生态,没办法。”

苗圩介绍说,打造自主车载操作系统的重要性还在于,可以借此实现硬件和软件的解耦,也即一个操作系统可以适配若干个异构的芯片,可以适应同样类型的不同厂家的芯片,这个在操作系统底层解耦已经是没有问题。而且将来的芯片会和计算机的外围设备一样,也能实现即插即用。“所以,解决好操作系统的问题,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我们芯片先进制程发展受阻的问题。”

苗圩表示,好在现在全球智能汽车发展格局没有定,留给中国厂商的时间窗口大概是三年、最多是五年时间。“如果我们要增强紧迫感,我宁可用三年的时间,通过三年的努力打造一个自主可控的、开源开放的、最好是免费的操作系统,形成在中国市场上的产业发展生态。”

介于中国汽车产量占全球1/3,智能新能源汽车产销占了全球一半以上,苗圩称,“我们的一举一动足以影响全球,所以大胆地设想一下,可不可以继5G之后,再次实现对全球车用操作系统的引领”。

除了操作系统问题,苗圩在题为《当前汽车供应链面临的关键问题的思考》的发言中,还关注了智能汽车时代的另一个供应链短板——云控制平台的发展。

“我们一定要统筹前瞻性考虑谋划云控制平台这方面的发展”,苗圩说,最近美国商务部限制英伟达向中国出口GPU芯片,该芯片对于训练人工智能系统至关重要。“大家都在关注着车端所使用的AI芯片,可能很少关注云端用以训练人工智能系统的芯片的发展问题,这个短板我们要及早补上。”

基于此,苗圩认为,在车企和车用芯片的协同发展方向,车企要担负起“链长”的责任。“车企不一定都去造芯,但是车企一定要懂芯,车企一定要对自己的发展和芯片的发展怎么样建立起一个跨行业合作有总体考虑,不能放任自流”。他指出,这关系到车企未来的发展,而且也只有这种合作建立起来了,才能形成良好的产业发展生态。

(责任编辑:李显杰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