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不需再被仰视

撰文丨漠北

编辑丨川月

特斯拉的2022年,过的并不顺遂。年内股价回撤40%,不得不对回购股票松口。但产能却又“卡口”,虽然Q3销量创季度新高,但年销量目标恐无法实现。

10月24日,特斯拉又下调了中国大陆地区 Model 3、Model Y 售价,降幅达 1.4 万-3.7 万元。

今年前三个季度总销量,特斯拉也被比亚迪(002594)赶超,全年销冠地位岌岌可危。且Q3净利润同比增长为一倍左右,同期比亚迪净利润预增达到三倍。

特斯拉“减速”,比亚迪爆发。降价背后,是比亚迪给的焦虑吗?

不过,从净利润、毛利率、单车净利润来看,比亚迪的盈利能力与特斯拉相比还有一定差距。特斯拉Q3净利润预计为比亚迪的4倍,单车利润率约为比亚迪的6-7倍。

利润空间大,意味着拥有更强的定价权,这是积极的一面,说明特斯拉在竞争中具备绝对优势。降价过后,特斯拉中国的需求也会随之增长,夺得更多市场份额。

但另一方面,特斯拉放下身段,说明比亚迪等中国新能源车企的进击,已经令其感受到压力。也许,特斯拉早就不需再被仰视。

1

被质疑需求疲软,特斯拉“喊冤”

三季度,特斯拉营收214.54亿美元,同比增长56%,刷新季度营收新高。但仍低于分析师预期的221亿美元;净利润为32.92亿美元,同比增长103%,接近有记录以来高位;汽车业务毛利率为27.9%,同样低于预期的28.4%。

特斯拉将其归因于原材料涨价和物流成本增加。展望未来,马斯克预计交付量将在四季度创新纪录。

来源:特斯拉财报

比亚迪尚未披露三季报,但从预告来看,增收又增利。Q3净利润预计达到55.05亿元-59.05亿元,同比增长333.60%-365.11%。

销量方面,Q3特斯拉全球交付343,830辆新能源车,同比增长42%;同期比亚迪销量为537,164辆,同比增长187.01%。

今年前三个季度比亚迪累计销量118万辆,同比增长249.56%。按目前增速,有望提前在11月完成全年150万辆的目标。

三季报中,特斯拉重申“计划尽快扩大制造产能”,并表示未来几年汽车交付量将实现50%的年均增长。此前,特斯拉在4月曾定下150万辆年产目标。

前三个季度,特斯拉只交付91万辆汽车,距离目标还差59万辆。

但从过往数据来看,特斯拉下半年的交付量通常大幅高于上半年。以2021年为例,特斯拉交付量达到了93万辆。但上半年交付量仅为38万辆,下半年暴增到接近60万辆。

来源:比亚迪、特斯拉官网

另一方面,尽管特斯拉三季度交付量创下季度新高,但未达分析师预期,“缩水”4%左右。彭博数据显示,此前分析师预计三季度交付35.8万辆,因此被质疑“需求疲软”。

不过仔细分析之下,特斯拉的需求并没有走弱。

特斯拉三季度产量为365,923辆,产量与交付量之间存在2.2万辆缺口。这种“供大于求”的情况引起市场猜测:两万多辆车生产出来却没交付出去,是不是需求出现了下滑?

答案是否定的。特斯拉并没有出现库存积压和滞销,如此解读显然是混淆了“交付量”和“销量”的概念。

衡量特斯拉的供需情况,应该参考销量和产量两个指标。销量是客户签单的数据,不受供应链、物流等因素干扰,能真正代表消费者的需求。

因此,特斯拉在声明中“喊冤”,“公司第三季度生产的所有汽车都已被客户订购”。这证明三季度的销量和产量之间不存在缺口,不存在库存积压,“需求疲软”的猜想并不成立。

但把订单生产出来并交付到客户手中,把“销量”转化为“交付量”,才是对特斯拉供应链的真正考验。这要看“原材料、物流、能源、劳动力”的“脸色”,只要有一个环节出现问题,交付量就会“缩水”。

三季度,物流是影响特斯拉交付量的最大因素。财报会上,马斯克称,新车交付受阻的主要原因是“没有足够多的船只,没有足够多的火车,没有足够多的货车”。

特斯拉高管也警告称,交付问题将继续存在,这或将导致第四季度特斯拉交付量增长低于50%,而产量增长高于50%。

虽然交付不及预期,但这只是特斯拉的一个“减速带”,并不代表“熄火”。

特斯拉四季度的需求依然强劲。并且,三季度尚未交付的车辆将会转移到下季,特斯拉基本面没有改变。

2

毛利率不及预期,产能“背锅”?

特斯拉还面临盈利能力下滑的问题。财报显示,特斯拉汽车业务毛利率连续第二个季度低于30%。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一季度,该项数据均高于30%。

特斯拉将其归因于原材料、大宗商品涨价和物流成本的增加。

三季度多数大宗商品价格进入回调区间,但电池级锂接连刷新历史新高。马斯克在财报会上表示,如果没有任何激励政策的话,特斯拉电池费用恐怕会达到70美元/千瓦时。

随着电动汽车的蓬勃发展,未来几年锂需求将直线上升。而通用、福特、大众等跨国车企也正在上马电动汽车工厂,电池级锂的价格势必水涨船高,进一步侵蚀新能源车企利润。

数据来源:上海钢联

特斯拉在2020年发布了4680电池,该电池成本较上一代电池下降14%,续航里程、输出功率却全面提升。从成本、性能到生产效率都全面升级。特斯拉也曾表示,其在美国德州打造的4680电池生产线全部投入运营后,特斯拉的单车生产成本还可以下降69%。 

本次财报会上,马斯克表示未来的目标是通过“垂直整合”将电池的产能扩展到每年1000GWh。

目前特斯拉4680电池产量较Q2翻了3倍,每周电池包产量达到1000套以上。且美国德州工厂已安装第二代生产设备,未来4680电池的发展重心是降本和扩大北美生产。

特斯拉已制定到2026年的详细推进时间表,进一步引领大圆柱行业标准化趋势。

而对手比亚迪的爆发增长,也和“电池自产”关系密切。据不完全统计,2022年比亚迪新增电池产能规划230GWh。刀片电池是比亚迪的独有产品,随着产能逐步提升,比亚迪新车交付的压力会越来越小。

除了原材料价格上涨,特斯拉柏林和德州新工厂的生产效率低下,也影响了盈利能力。

今年夏季,特斯拉柏林工厂Model Y周产量为1,000辆左右,约为该厂总产能的十分之一。到了10月初,产量提高到了2000辆。特斯拉目标是到明年第一季度,柏林工厂实现周产量达5,000辆, 年产量达到25万辆。从目前的进度来看,生产速度还需要进一步提高。

四季度柏林和德州的费用支出仍会影响毛利率,但随着产能逐步提高,两个工厂的支出占营收的比重会进一步降低,四季度毛利率较三季度预计会有改善。

上海工厂是目前特斯拉旗下产能最高的超级工厂,特斯拉在7月份对其进行升级后,交付周期大幅缩短。特斯拉的目标是将年产能由45万辆提升至75万辆。

产能升级后,特斯拉中国9月交付量达8.3万辆,环比增长8%。而今年前三季度总计交付超48.3万辆,按此测算的话,上海工厂大概率能够完成年产能目标。

3

特斯拉市值目标,如何支撑?

三季报发布后,马斯克又发表了令人印象深刻的言论:“特斯拉的市值有可能超越苹果和沙特阿美的总和” ,同时表示会回购约50亿-100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

目前苹果是全球市值最高的企业,最新市值为2.4 万亿美元,沙特阿美紧随其后,市值2.09万亿美元。截至10月24日美股收盘,特斯拉的市值为6619.46亿美元,约为为苹果、沙特阿美市值之和的15%。

马斯克将特斯拉市值与苹果、沙特阿美相比较,说明他并没有把任何车企当作竞争对手,他的目标是成为全球市值第一的公司。

但特斯拉的股价相较去年11月的高点已然“腰斩”,这个市值目标又该如何达成呢?

马斯克在财报会上表示,特斯拉开发团队目前主要精力是在开发下一代车型,成本会较Model 3下降一半。以目前国产特斯拉Model 3 起步价29万的价格来看,特斯拉的下一代车型售价可能不到15万元。

马斯克的野心非常明确,这款车型的产量将超过所有特斯拉产品的总和。此前,特斯拉提出2030年实现电动车年产2000万辆的目标。显然,这款平价版特斯拉将是千万销量的主力。

特斯拉向来走的是“大单品”策略,这与比亚迪的“车海战术”形成反差。

目前特斯拉的主打车型中,第一代车型为Model S/X,第二代车型则是Model 3/Y。由此形成了涵盖豪华汽车、中高端汽车的产品矩阵,售价29万元至100万元不等。

随着平价版特斯拉面世,特斯拉将补齐产品矩阵上的短板。

与Model 3直接对标的比亚迪海豹等车型,起售价在20万元附近,靠性价比吸引了不少客户。特斯拉平价版车型一旦问世,那么比亚迪也就失去了价格优势。

而对于FSD自动驾驶系统,特斯拉将在北美大范围推送测试版软件。马斯克一再强调,特斯拉一定会实现全自动驾驶,目前需要的是向监督机构展示FSD系统的真正功能。

特斯拉在全球三大市场份额,也在三季度实现小幅微增。

在过去12个月中,特斯拉在美国/加拿大的市场份额在3.3%左右,正在向3.5%靠拢。在欧洲和中国,该品牌的市场份额非常相似——接近2%。

但与上一季度相比增速有所减缓。

值得一提的是,有美国媒体预计特斯拉今年三季度在美国共交付114,000辆新车,同比上涨47%。今年前9个月累计销量超出第二名宝马112,050辆,有望重夺美国豪华车年度销冠。

特斯拉在欧洲也攻克了“汽车大本营”德国,三季度占据电动车销量冠、亚军。前十榜单中,Model Y和Model 3的总销量比后八名加起来还要多。

这说明,在中国以外的全球新能源车市场,特斯拉目前并无对手,这也是马斯克对未来给出大胆预期的底气所在。

不过中国新能源(600617)车企通过自己的努力,已经不需要再仰视特斯拉。正如雷军所说,“超越特斯拉没什么难度”,这即将在比亚迪手里实现。

随着中国新能源车企出海步伐加快,未来与特斯拉展开竞争的主战场,也应在中国以外的全球市场。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